首页 > 渔乐资讯 > 钓鱼新闻 > 正文

死去的渤海湾,用钓鱼的方式,不体面的离开

佚名   垂钓吧   2020-07-25 10:47:03

渤海湾——位于渤海的西部,近的就像自己庭院中的后花园,和熙熙攘攘的旅游大军相比较,曾经人头攒动的钓鱼码头,一个个意气风发的垂钓吧,如同落败后的贾府,随着宝玉的出走,不甘心也不体面的离开,只剩下破旧的渔船,在海风中呜咽,诉说着曾经的辉煌。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多,有工业污染,有涸泽而渔的捕捞,有今年315晚会爆出的农药养殖海参。

渤海湾是中国渤海三大海湾之一,位于渤海西部,位于唐山、天津、沧州和山东省黄河口的半包围区域内,海河注入渤海湾。其北部是著名的旅游和度假区——南北戴河,西部塘沽是重要港口,用一句话可以概括渤海湾:这里的景儿——美;这里的鱼——肥。

关于渤海湾的目标鱼

在鱼资源丰富的时候,对象鱼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大,黑(真)鲷、鲈鱼、黑头鱼、鲅鱼、梭鱼、海鲫等,其中黑头鱼以吃食凶猛、自身鲜美而被广大垂钓吧喜爱。我在渤海湾海钓这些年里,最好的一次成绩,将半斤以下的黑头放生后,还剩余60多斤,这次的经历至今还令我回味。

黑头鱼为铀形目蚰科平鲐的一种,又称黑石鲈、黑头、黑鳕、鲳鱼。体长,侧扁,一般体长为20—30厘米,体重100—300克,多年生黑头鱼大者可达10千克。黑头多为底栖,藏在礁石缝里,不喜欢长距离追要食物,擅长藏匿隐蔽处突然发起攻击,中钩后拼命想钻入石头缝中,张开鳃盖卡住缝隙,是很有意思的一种对象鱼。

最后一次渤海湾海钓

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,那天非常的冷,尽管出发前一天预感很不好,但对于垂钓吧来说,总是抱有侥幸的心里,万一有口呢?虽然整个2016年几次渔获都很差,但还想在接近年底的时候做一次最后的挣扎,最后还是将目的地选在了最为熟悉的京唐港。

冷,真的特别冷,11月底的京唐港虽然风不大,但确实要比城市中温度要低了许多,以往热闹的西堤寥寥几个垂钓吧,看样子收获都不好。海水并不混,这算一个好消息了,熟悉的船老大依然像平时一样话不多,不用我们多说,很有经验的寻找到钓点,停好船,终于说了句:“钓吧”。

海面太平静了,平静到不正常,3、4个船竿落入海中后,前后左右在多个石头缝中搜索,没有任何咬口,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,哪怕小黑头的咬口都没有。仗着和船老大很熟悉,十多分钟后就决定换个位置,到顶潮水的位置试试,那里水流大一些,可能鱼的活性会高点。

停好船后,我甚至都放弃了船竿,直接拿出路亚竿,选择10克的子弹铅,7CM的劵尾软虫,采用缓降跳底的方法来大范围搜索鱼口,不管我抛多远,不管我是急是缓的挑竿、抽竿,除了挂了几次底外,还是没有任何咬口,船竿串钩钓底就更没有中鱼了。

整整4个小时,除了中间有一次我艰难的在石头缝中抓住一个2两左右黑头的咬口外,全船另外4个朋友全部空军,让我深深的了解到一个道理,没鱼,在风骚的泳姿也没用,十分的扎心。

“回吧。”在船老大淡淡的声音中,再不甘的心态也崩溃了,因为我分明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绝望,一个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半百老人,比我们更了解,京唐港没有鱼了,渤海湾没有鱼了。这是我最后一次在渤海湾钓鱼,不管黄骅港的鲈鱼有多美,曹妃甸的黑鲷有多诱人,京唐港的黑头有多么的多,都是传说了。

渤海湾死去了,残酷但就是现实

2007年有一篇文章《渤海“中毒”快成“死海”了,求救啊!》,列出了非常震惊的数据,渤海中没有任何一种鱼类、虾能够形成规模裙带,这些种群的产卵地污染程度达到了100%,物种减少30多种以上,不采取措施的话,十年左右的时间,渤海将变成死海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这个文章,但事实确实如此,我不知道渔民捕获鱼类的数据,但从垂钓吧的角度,我知道从2012年到2016年,每年钓获黑头的数量都是跳崖式的。还有这样一个数据,2014年,渤海养殖户都在使用农药、抗生素来养殖海参,今年的315晚会也爆出这一内幕,而这样带来的结果是,大量用药后,养殖区域附近的鱼虾几乎灭绝。

渤海是内海,自身净化能力差,2009年的监控数据显示:陆源入海排污口共100个,工业排污口32个,占据1/3。其中75%的监测排污口存在超标排放现象,40%的重点排污口邻近海域水质劣于第四类海水水质标准。

就好像以前的人一样,将自家的脏水泼在马路上,反正自己家干净了,外面的道路又不是我的,脏了有人来收拾,一个人两个人成千上万人同时这样做时,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城市,渤海同样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。

作为一个垂钓吧能说什么呢?能做到的就是把可怜的一点渔获,再挑些小的出来放流,将看起来大一些的鱼吃掉,哪怕这些鱼其实也污染了,毒素堆积在体内,可能最后也卑微的死去,不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,和渤海一样,成为了死海。

我是垂钓吧乌兰,这篇文章是我所有文章中最为沉重的一篇,就这样结束吧,不求关注和点赞,如果您有同感,在这里共同发出呐喊!